相关文章

安徽合肥郊外出现医疗垃圾 谁在乱扔医药垃圾

来源网址:http://www.hflybj.com/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4月5日播出了关于安徽合肥郊外出现医疗垃圾的节目,以下是节目内容:

  谁在乱扔医药垃圾

  在安徽省合肥市郊外的荒地上,有一堆垃圾,它不是我们平时的生活垃圾,而是医

  医疗垃圾事件回顾

  从安徽省合肥市固废管理中心记者了解到,当时被扔掉的垃圾数量非常巨大,而且当中存在着大量的一次性针头和输液管这样一些必须销毁的危险品。在这个血袋上甚至能清楚地看到献血者的名字。看来这些危险的垃圾事先都没有经过任何处理。调查了整个事件的熊建民则用震惊来形容他第一眼看到这些垃圾时的感受。熊建民告诉记者:“场面比我们想象大得多,当时我们估计有十几辆卡车,占地面积可能有四五亩。大部分都是一次性东西,一次性像针管、针头、一次性堵塞,还有一些血袋这些东西。”那么这些东西是可利用的,还是不可利用的呢?熊建民说:“不可利用,一般利用以后剩余的一个残渣。”那么倾倒医疗垃圾的荒地现在是什么样子呢?记者在环保局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进行了调查。

  在安徽省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块看上去像是普通的荒地上,现在已经是堆满了垃圾。可是这些垃圾还不是普通的垃圾,它们是医疗垃圾。就在20天前,这里被人倾倒了20吨的医疗垃圾,记者赶到现场的时候,垃圾已经被清运,但是这里看上去依然是狼藉不堪。

  尽管现场经过清理,但是这个没有打扫干净的现场依然让人感觉触目惊心,大量的注射器针头明晃晃地随处可见,这些输血袋里还斑斑血迹,在这个包装袋上,甚至标注了“传染性废物、生物危险品”的字样。在这个遍地都是针头的现场,记者小心翼翼地行走着。

  熊建民告诉记者,他们接到群众举报之后,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先是消毒、接着清运。由于数量太大,合肥市固体废物处置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回运了10几次,直到深夜,花费了10几个小时才把20吨的垃圾全部运走,由于固废中心一次只能焚烧8吨垃圾,一些来不及处理的只能暂时堆放在这个仓库里,两天之后才彻底完成对这些垃圾的焚烧。

  是谁扔掉了医疗垃圾

  举报这起事件的人向《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回忆,一直到3月8日白天,这片荒地里都还没有垃圾。初步可以推断,这批医疗垃圾是3月8日晚上,被人偷偷扔到那儿的。而且很明显,一次扔掉20吨垃圾,显然是一场有组织的行动。那么,组织者会是谁呢?

  当时没有人知道这些医疗垃圾是从哪里来的,但是现场留下了大量医院的包装袋,在这些照片当中,记者注意到,这些包装袋都是安徽省内各大医院的。粗略一数,就有16家,其中有三家还是位于合肥市的大医院,有安徽省肺科医院、第一人民医院和第二人民医院,难道这些垃圾都是这些医院扔的吗?记者找到了省肺科医院的金玉莲院长,但是她却明白地告诉记者这件事情与他们无关。金玉莲院长对记者说:“我们是按照有关文件的规定,把垃圾交到有关的部门去,没有想到最后发生这种事情,事情发生以后我们也感到非常的痛心。”

  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和第二人民医院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这件事在合肥已经是无人不知,由于影响恶劣,他们不愿意再露面,但是他们告诉记者,能说的话,都已经在市环保局的询问笔录上交代清楚了,于是记者找到了合肥市环境监理处,看到了这份询问笔录。上面写道:“我院医疗废物交由合肥市吴山固废中心集中处置,但医用一次性注射器、一次性皮条等塑料制品交由安徽峰瑞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处置,是按卫生厅要求做的。一直持续至今。”之后环保部门的调查,证实了这些医疗垃圾就是医院方面提到的峰瑞公司倾倒的。安徽省合肥市固废管理中心主任熊建民说:“我们看到了他的仓库,当时一排仓库里面有一间仓库被腾空了,我们认为是刚刚倾倒过的。另外一间还没动,而且这间里面的东西跟倾倒在外面垃圾基本上内容是一致的,所以我们当时就判断由他所为。然后我们进行了调查,他在这事实面前也承认是他们做的。”

  峰瑞公司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为什么安徽省那么多家医院、包括合肥市的一些大医院都把一次性的医疗垃圾都交给这样一家塑料制品公司进行处理呢?记者继续进行了调查。

  在医疗垃圾的抛弃现场出现的三家医院都把医疗垃圾交给了峰瑞公司处理,那么它在合肥的业务范围有多大呢?记者随意选择了安徽省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进行调查。作为一家三级甲等医院,这家医院拥有自己的垃圾处理设备,像这样的一次性医疗用品有着严格的管理,所有的这些一次性的塑料用品在使用过后他们都要进行毁形处理。2003年非典期间他们还作为安全处置医疗垃圾的典范受到卫生部门的表彰,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们也把医疗垃圾交给峰瑞公司。安徽省中医附院后勤服务集团经理陈熬峰告诉记者:“在2002年左右卫生厅下了一个文,就是我们所有的塑料制品由峰瑞统一来收,我们就把塑料制品统一收给峰瑞。”

  为了证实这件事情,这家医院的院长给我们出示了他们和峰瑞公司的一份协议,并且说这样的协议每家医院都有,医院按照省卫生厅的要求把医疗垃圾交给了峰瑞公司统一处置,但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峰瑞会把医疗垃圾随便就给扔了。安徽省中医第一附院院长李泽庚说:“我们感到不可思议,也很愤慨,它违背了当时他的整个对卫生厅以及对我们合肥地区的各家医院的基本的承诺。这个事情我觉得是一个违法行为,它没有使第一次使用的医疗垃圾能够彻底的销毁,我觉得首先是它可能是技术这一块没有能做到一块销毁。”

  记者:“那就是你们对公司的整个的运转情况,包括它的生产经营情况你们都不知道?”

  李泽庚说:“我们不是太了解。”

  大量的医疗垃圾被送到了一家塑料制品公司,能做什么用呢?

  记者:“这个塑料制品公司,是生产什么样的塑料制品?”

  安徽省合肥市固废管理中心主任熊建民:“它主要在前一年多时间里面,主要把塑料回收来以后加工以后造粒,就是造塑料的原料。”

  记者:“他把回收来的医疗垃圾,您认为是做了什么用?”

  熊建民:“垃圾它可利用部分就是造粒,比如中间一些塑料管,一次性塑料管、塑料瓶这些东西。造粒以后,生产加工以后就造粒了,变成塑料原料了。其他部分,不可利用的部分储存起来,尤其倾倒的东西都是不可利用的部分。”

  偷偷摸摸把20吨医疗垃圾倒在合肥郊外的是峰瑞公司。罪魁祸首抓住了之后,记者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了。首先,国家明文规定,医疗垃圾在分类之后,必须集中在专业机构,统一消毒或者焚烧。那么,安徽省卫生厅认定的这家峰瑞公司,到底是家什么样的企业?既然这家公司一直在回收医疗垃圾,手里又握有安徽省卫生厅专门的批文,为什么又要把医疗垃圾偷偷扔掉呢?

  医疗垃圾的利益之争

  在调查合肥医疗垃圾的过程中,记者感到其中疑点重重。理应集中销毁的医疗垃圾,却能被那家叫峰瑞的塑料制品公司拿来当原料。它有没有能力统一处置一次性医疗垃圾?如果有,为什么又要把垃圾丢掉?《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带着这些问题,想到峰瑞公司找到答案。但一经寻找,问题变的更加扑朔迷离。

  按照环保部门提供的线索,记者找到了公司原来租用厂房的地址,这个地址的确是让人意想不到,是在一家戒毒康复中心里。这就是公司平时运送垃圾的通道,现在已经是大门紧闭。大门里的这些平房中,有一部分就是峰瑞公司存放医疗垃圾的仓库。里面存放着公司从开始生产以来无法处理的医疗垃圾。据环保部门介绍,由于厂房搬家,而这些垃圾他们又没有办法处理,所以干脆就扔掉了。那么公司现在地址在哪里呢?记者在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民营经济园区,辗转找到了兴建中的新厂房,据说已经换了一个名字,叫广源公司。在公司门口,记者只见到了一些施工人员。对于记者的到来,他们什么也不愿多说。

  记者:“据你知道这里面还生产吗?”

  施工人员:“不太清楚。”

  记者:“里面有设备吗?”

  施工人员:“也搞不太清,我也不进去。”

  见不到公司的人,记者只能拨打环保部门提供的公司老板梁建平的手机号码。

  记者:“喂,你好。请问是梁建平吗?”

  梁建平:“你是哪里的?”

  记者:“我是中央电视台的。”

  得知记者的身份后,梁建平否认了自己的身份。

  梁建平:“你打错了,我不是的。”

  梁建平挂断了电话,打那之后,记者再也没能联系上他。当地环保部门介绍,峰瑞公司这两年靠加工医疗垃圾赚了不少钱,而如果没有发生这次倾倒垃圾事件,这家公司还会顺顺当当地一直做下去。不仅是省卫生厅那份文件起了作用,就是各家医院本身,给峰瑞提供医疗垃圾的积极性也很高。这又是为什么呢?

  记者:“您说经济因素是指什么?”

  熊建民:“有可能在收的一次性的东西,它峰瑞公司都不是无偿的,也可能是有偿的,当然数额多少不是很清楚。大概有些医院好像有这么一个,我们监察人员在医院进行现场监察的时候听到这个反映,医院就讲我们给你们这些医疗垃圾还要交钱,人家收的还给我们钱。”

  那么,峰瑞公司给医院多少费用来回收医疗垃圾呢?安徽省环保局污染控制处副处长吕小平告诉记者:“你可以了解一下,好像是两百块钱,两百多块钱一吨。那你那个医疗垃圾要是按照社会上,一般的那个回收的话,至少要几倍。”

  尽管价格给的便宜,或者有的医院干脆就不要钱,这都比把垃圾交给合肥市固体废物处置中心要划算,因为如果把垃圾交给固废中心,医院要付出一个床位2元钱的代价。一年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安徽省中医附院的院长给我们算了这么一笔账。李泽庚院长说:“这样一年要30多万,压力应该说大也不是很大,大概百分之零点几,0.3%-0.4%的样子。但是我们作为办院来说,能不支出尽量就不支出,就这么个宗旨。”

  合肥市固体废物处置中心是合肥市政府正在投资兴建的一家专门从事废物处置的单位,2003年9月份,一期工程,也就是处理医疗垃圾的焚烧炉开始运行。这个惟一合法的固废中心运行24小时能处理近20吨,但是直到峰瑞公司倾倒医疗垃圾的事件发生之后,医院送来的垃圾才多起来了。记者注意到现在这些垃圾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属于一次性注射器和输液瓶等塑料制品。

  合肥市固废处置中心经理后建民:“目前合肥市有53家医院跟我们签订了,这个委托我们处置的协议。到目前为止,医院的所有的医疗废物基本上全部纳入进来了。”

  后建民说,现在不光是垃圾多了,签约的医院也多了,虽然合肥市固废中心是惟一合法的医疗垃圾处置单位,但是把医疗垃圾交给它处理需要每个床位2元钱的费用,所以医院一直不积极,固废处置中心的市场部经理丁霞,专门负责和医院签订处置协议,她告诉我们,在省物价局下文允许医院把2元钱加在床位费上之前,和固废中心签约的医院只有10家。

  合肥市固废处置中心市场部经理丁霞:“元月份以前,实际上也就是正在省物价局与省卫生厅允许医院收费,也就是把医疗废物的处置费纳入病床计费。这个批文下达之前,签约的难度要大一些,原因就是作为医院来说要支付这笔医疗废物的处置费,如果它这部分的处置费没有出处的话,必然会增加医院的成本。”

  把垃圾交到峰瑞公司不用花一分钱,甚至还会有一笔收入,但是把垃圾交到正规的固体废物处置中心反而要交钱,加之有省卫生厅的文件,所以医院自然把医疗垃圾交给峰瑞公司,而正规的固废中心就一直吃不饱。

  安徽省合肥市固废管理中心主任熊建民说:“据我们初步估算,合肥地区产生的医疗垃圾应该在每天五、六吨,应该这个数字不会过的。因为起码有这个量,但是我们可能在这个去年年底以前,一个星期可能只能烧两次,每一次只能烧一吨多一点。而且在整个各个医院收集过程中,基本上没有一次性的医疗垃圾,所以我们向很多医院也询问了这些情况,才知道一次性东西大部分流到峰瑞去了。”

  合肥市各家医院现在都把医疗垃圾,交到政府巨资兴建的固体废物处置中心手里去处置。但这之前,医疗垃圾都是由峰瑞公司低价收购走的,峰瑞公司有没有消毒焚烧医疗垃圾的能力呢。安徽省卫生厅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让大家感到了担心。

  医疗垃圾的回收谁来监管

  峰瑞公司能顺利地从安徽省各大医院回收医疗垃圾,得益于安徽省卫生厅2002年10月份下发的一个文件,这份文件中要求,安徽省内各医疗机构要把产生的一次性医疗用品废弃物,都交给峰瑞公司统一回收处置。危险性极高的医疗垃圾,安徽省卫生厅为什么会让一家私营企业来处理呢?

  记者:“安徽省卫生厅和峰瑞公司究竟是什么关系?”

  安徽省卫生厅医政处调研员房彤:“我们厅里面,从我了解角度来讲我们跟它没有任何的经济利益,我跟医院也没有任何的经济利益。”

  记者:“如果你们和峰瑞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会把一次性医疗垃圾的处置权交给这家公司呢?”

  房彤:“实际上开始的时候我看到它的一个报告,它就是说我们要求,它要求能够成立这样一个公司能够回收省里面的一次性的医疗废弃物。”

  记者:“在你们指定峰瑞之前,有没有对它进行考察,你们怎么认定它?”

  房彤:“实际上指定峰瑞公司是2002年的,大概是9月,10月,是这个时候,但是在这个之前已经有几个月对它进行了实质的考察。他们自己就搞了一个环氧乙烷灭菌器,消毒方法可以说是最好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后后来才发文。”

  记者:“有没有想过他们这些利用过之后这些垃圾他们怎么处理?”

  房彤:“确实是当时没有考虑到这么更进一步,这个集中处置机构的批准应该由环保部门来管理,不是卫生部门来管理。所以后来以后确实是我们就对它没有监管了,老实讲。”

  记者:“但是这些粒子是生产塑料制品的原材料,那么这些有可能去生产,比如包装袋、食品袋,怎么监督他呢?”

  房彤:“我们没有办法监督。”

  对医疗垃圾的处置,国家相关的法律规定得很明确。1996年颁布施行的《国家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里面第49条规定,禁止将危险废物提供或者委托给无经营许可证的单位从事收集、贮存和处置的经营活动。对照这条规定,安徽省卫生厅仅仅是看到峰瑞公司有消毒设备,在它还没有取得许可证的情况下,就出台了一个让它处理医疗垃圾的文件,而在这个文件出台一年之后,安徽省环保局才给峰瑞公司发放了经营危险品的许可证,环保部门是否对峰瑞公司处理医疗垃圾的能力进行过监督呢?

   安徽省环保局污染控制处副处长吕小平:“当时也考察了它没有这种残渣的处置设施,所以给它是临时的经营许可证。”

  记者:“你们发给他临时许可证有没有想到,它这个残渣日后怎么处理?”

  吕小平:“发临时经营许可证,残渣最后怎么样?那个时候合肥固废中心快建成了给他发的。我们大概是去年好像是十月份十一月份,快对接了,但没想到他会倒。”

  国家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禁止无证经营或者不按照经营许可证规定从事危险废物的收集、贮存和处置的经营活动。记者注意到,这个临时许可证的发证时间是2003年9月2日,而这个时间合肥市固废中心已经在试运行了,峰瑞公司也已经生产了一年的时间。在许可证上,清清楚楚地写着“经营区域范围是省内,合肥地区除外。”显然峰瑞公司先是无证经营,然后就是在违规超范围经营,看来省环保局没有尽到监管责任。

  记者:“这个经营许可证上面这些种种条款,其实很多方面是不够严谨的?”

  安徽省环保局污染控制处副处长吕小平说:“不是不够严禁,就是整个一个新的体系建立肯定就是有一个过程。”

  安徽省环保局认为,只要是企业加工出来的产品没有问题就行了,那么峰瑞公司生产的产品真的没有问题吗?

  记者:“峰瑞公司加工的废料,它是到农业部门做排灌。排灌的这种排水管而不是用于与人们生活比较密切的塑料袋,或者是饮料瓶这种器具的下游产品,你们怎么来认定?”

  吕小平说:“看它的供货单和合同,它跟农委签的那个合同是一个量比较大,它的产生量只有那么多。”

  记者:“如果它扩大生产规模呢,你们怎么样来监管?”

  吕小平说:“它扩大生产规模,它应该按照这一块,它应该向属地环保部门申报。”

  记者:“它如果是不申报呢?”

  吕小平说:“不申报的话,他这一块不申报要查他,肯定要那样。因为从环保的管理体系来讲,对企业的管理原则是属地管理,属地管理应该是合肥市管理,不需要一个你们有一个特别的授权。”

  在监管责任上,省卫生厅说企业应该归省环保局监管,但是省环保局认为该归合肥市环保局管,那么合肥市环保局又会说什么呢?

  安徽省合肥市固废管理中心主任熊建民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谁发证谁监管。过去应该由省环保局监管,或者由省环保局委托市环保局监管。但这个过程一直没有履行,我们没有监管过这个单位,因为它一直在戒毒所,所以检查不是很方便。我们也曾经试图进去过,但是由于手续太复杂,进不去。所以对它厂房怎么运行的,怎么消毒的,究竟这些东西运输过程是怎么样控制污染的,这个我们基本上都不知道。因为如果不发生这次倾倒事件,我们仍然没办法对它进行监督。”截止到记者离开合肥市的时候,环保部门告诉记者,目前已经对峰瑞公司进行9000元的罚款,和责令峰瑞公司担负处理这些立即的7万元焚烧费。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处罚结果。

  这起医疗垃圾倾倒事件,到底该谁来负责?直到采访结束,记者也没能从当地的卫生、环保部门得到一个明确答案。那份安徽省卫生厅的文件,虽然以前是峰瑞公司的摇钱树,但目前已经是一张废纸,好在合肥市固体废物处置中心目前已经运行正常,老百姓不用再担心那些带菌的医疗垃圾污染环境。但峰瑞公司长达几年的时间里,到底拿那些医疗垃圾生产了些什么产品?老百姓还是希望,此事能查个水落石出,杜绝后患。(《经济半小时》记者:孙菁)